【教师节特刊】乡村里的守望者
发布者:中新 发布时间:2020-09-10 分享到:
0

 

走出深山去外面看看,是很多住在山村的孩子许下的愿望。有一些人,为了让这梦想成真,甘愿从城市走进山村,守三尺讲台,挥笔写春秋。因为他们选择留下来,更多的孩子可以有机会走出去。9月10日,教师节,是他们的节日,向这些托起梦想的山村教师致敬。图片来源:图片来源:ICphoto
 

 

王娇芹从宁洱学院毕业,她本可留在当地一所重点高中任教。踌躇的她却只身返回家乡——龙陵,在个国家级贫困县当起了一名乡村教师。图片来源:ICphoto

 

湖南永州市道县蚣坝镇下湖洞村小学偏远,在这里,只有年过六旬的孙玉光一人任教。因招不来新老师,退休后的孙玉光被道县教育局继续返聘。何红福摄

 

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海嘎小学,因校址海拔高度2400米,被称为“云上学校”。2018年,为丰富学生的课余生活,曾组过乐队的教师顾亚决定在学校组建摇滚乐队。顾亚通过午饭后的课余时间给学生们教授各类乐理知识和技巧,并在2018年、2019年先后组建了两支摇滚乐队。顾亚说,音乐不仅点亮了大山深处孩子们的内心,也成为了大山与外界连接的纽带。中新社记者瞿宏伦摄

 

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灵溪邵坞小学,这所学校虽只有两名学生,但设施却非常齐全。在老师张缘的悉心教导下,两个孩子即使是在偏远的大山深处,也能接受到现代化的教育。刘占昆摄

 

汪开宽所在的河北教学点位于河北自然村,该村四面环绕着裕溪河,是个面积约1.1平方公里的小岛,目前人口不到100人,村民出岛必须乘船。在安徽省含山县运漕镇杨谢小学河北教学点,唯一的老师汪开宽正在给3名学生上课。中新社记者韩苏原摄

 

查冬萍老师,一名“95后”乡村女教师,自2013年师范毕业后,就一直坚守在家乡偏僻的小村庄——江西省婺源县浙源乡周家山村,做一名普通的代课老师。一间教室,一个老师,三个学生,语文、数学、音乐、体育,全是查老师一个人教。刘占昆摄

 

彭有兴是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的一名“90后”教师,2018年他进入织金县龙场镇双山小学任教。该小学的生源主要来自龙场镇双山、营仓两个村,村与校之间有一段距离,学生上下学需沿公路步行许久。为了确保学生安全上学,彭有兴主动担起了接送学生的责任。两年来,每个工作日他都会跑步到村口,沿途组织150余名学生排队上下学,每次接送里程8公里。彭有兴说:“为了学生的安全,只要没有特殊的事情,我会一直坚持接送他们上下学,陪他们一同走下去。” 中新社记者瞿宏伦摄

 

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巴山大峡谷附近高山上的一所村小内,唯一的代课老师正在给仅剩的一名学生王龙泽上课。王龙泽家境贫寒,母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去世,家中只有他和残疾多病的父亲,除了这个村小以外,无条件再前往其他学校就读。考虑到实际问题,唯一的代课老师赖贞元决定留下来,陪着王龙泽一起坚守。钟欣摄

 

河北东庙小学位于平乡县、广宗县、曲周县和邱县四县交界处,因地处偏远师资匮乏。1986年,高中毕业的赵秀格回到母校当上了代课老师,一干就是32年。“乡亲们把孩子交给我,我就不能辜负乡亲们的信任。我不会让每一个孩子在生活中受到一丁点的委屈,我要让他们的童年留下美好的回忆,这是我的责任也是义务。”这是赵秀格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中新社记者翟羽佳摄

 

大别山腹地安徽省岳西县青天辅导小学大坪教学点,是青天乡最偏远最简陋的一所学校,环绕在群山之间,交通极其不便。汪正柏既是校长,也是教师,还是炊事员、护理员。课间休息结束,汪正柏又充当了打铃人。这只响铃已在山巅回荡30多年了,当地一些返乡学子听到铃声,格外亲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团堡镇太坪龙村和朝南村相邻且地处偏远,村里的两个教学点成了孩子们求学的神圣殿堂。周文田老师负责太坪龙教学点、周美成老师负责朝南教学点,为附近村庄低年级的孩子提供教学服务。杨顺丕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广西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汪洞乡达佑屯教学点,周宏军在上课前批改学生的作业。这是他坚守山区的第46年。王以照摄

 

处安徽省大别山腹地的岳西县有个磨冲教学点,隐藏于海拔1751米的大别山第二主峰驼尖山中,隶属和平乡。1975年3月,不满20岁的小伙子陈在明走进和平村磨冲小学教书。40多年来,他目送数百名学生走出了大山。浙江日报储永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大黑山岛位于渤海深处,是山东省长岛县所辖的30多个海岛之一,黑山小学是岛上唯一的学校,近两年来,学校只收了5个学生。谢在库是这所小学的校长兼音、体、美老师,张万华是学校的语文、数学、品德老师。两位老师教5个学生,这是城市学生梦寐以求的“小班”教学。方毅摄

 

账号登录

注册

其他方式: